<output id="uctcl"></output>


  • <meter id="uctcl"></meter>
    <dl id="uctcl"></dl>
    <acronym id="uctcl"></acronym>
    加入收藏 | English

    感念諶薇薇老師—黃任歌教授

    作者:管理員 時間:2012-04-08 點擊數:

    作者單位:華中師范大學音樂學院 得知諶薇薇老師去世的消息,一時沒有緩過勁來,感覺不像是真的。之前好幾次都想去看看她,但總是忙忙忙,有許多的借口拖延沒去。總覺得不論什么時候去,那位可親可愛的老太太會一直 ...

    作者單位:華中師范大學音樂學院

    得知諶薇薇老師去世的消息,一時沒有緩過勁來,感覺不像是真的。之前好幾次都想去看看她,但總是忙忙忙,有許多的借口拖延沒去。總覺得不論什么時候去,那位可親可愛的老太太會一直笑瞇瞇地等著的。就仿佛青山和綠水,永遠不會移動跟改變。誰承想離別來得這么突然——來不及告別,來不及叮嚀,來不及再跟她說聲謝謝!我的心中充滿了深深的悲痛與遺憾,更有著深深的自責!

    認識諶老師,還是在20年前的深秋,桂子山金桂飄零,梧桐葉落滿校園的時節。

    199210月,我從河南大學音樂系調到華師音樂系工作。在黃河邊學習工作了15年,突然一下子移到了長江邊,人生地不熟,飯菜吃不慣,方言俚語聽不懂,工作和生活短時期內陷入茫然和錯亂中。

    記得在學生期中鋼琴考試的考場上,我第一次見到諶薇薇老師。那時候,她是音樂系第一任鋼琴教研室主任。記憶中諶老師的樣子從沒有改變過:苗條纖瘦的身材,嬌好的面容,尤其是她的一雙眼睛,總是透出善良、平和的光芒。眼角的魚尾紋滿含著笑意。全然沒有武漢女性潑辣、精明、令人畏懼的神態。

    諶老師用普通話與我交談,跟我說大家都叫她“shen”老師,我說應該是念“chen” 吧。她笑瞇瞇地說,無所謂,都習慣了。考試結束后,諶老師詳細給我介紹了華師音樂系生源情況、師資隊伍狀況、教學模式以及教材的使用等等。我也跟她交流了河南大學音樂系鋼琴教學的經驗。諶老師認真地聽著,不斷鼓勵我說河大音樂系歷史久遠,有許多值得推廣的教學經驗。希望我盡快融入到華師的音樂教育隊伍中來,與其他青年教師一起,成長為這個專業的中堅力量。短暫的交流,頓時消減了我人在他鄉的種種落寞情懷,讓我開始有了桂子山主人翁的意識,不再把自己當成外人了。

    1993年,不滿36歲,剛調來一年的我,拿著主編的教材和發表的論文,不知深淺地競聘副教授的職稱。在那個時候,教授、副教授的評定還是論資排輩的,要熬年頭,白發蒼蒼才有資格。理所當然,我遇到巨大的阻力。諶老師是第一個站出來支持我的老教師之一。她冒著酷暑,來到我住在苗圃11棟的家里,一字一句地為我撰寫推薦信,并親自到有關領導那里去推薦我。現在想起來,除了至親好友,誰還能這樣做呢?而我與諶老師認識僅半年多,交談也只有短短幾次。連一頓飯都沒有請她吃過。她全憑著對青年教師的關心和愛護,對鋼琴教研室師資梯隊的關心才這么做的。

    1993年的春季,我在舞蹈教室舉行了一場鋼琴教學專場匯報,特意請諶老師現場指導。學生演奏結束后,諶老師做了精彩的點評,肯定了我教學的優點和長處。其中有一句話我至今難忘:“我發現你很會教巴赫!”這句話令我深受鼓舞。直到現在,每當學生彈奏巴赫的作品時,我總能感受到諶老師帶給我的鼓勵與信心!回想與諶老師相處的時光,無論人前還是背后,從沒有聽她說過批評人的話,更沒有對同行刻薄的攻擊與詆毀。這在極富個性的藝術教師群體中,是極其可貴的品質與修養。

    最后一次與諶老師見面,是院里新年聚餐。吃完飯后我和凌俐老師、田許生老師一起開車送諶老師回家。一路上我們開懷暢談,仿佛有說不完的話。不知不覺就到諶老師家了。下車后我們依依不舍,約定“下次再回學校我還開車送您回來”。哪里知道這次分別竟是永別!

    心里有許多的話想說,所以才拖了這么久寫一篇悼念的文章。原以為千言萬語都無法表述我的思念之情,提筆又好像不知說什么了。諶老師原是一位非常平凡本份的老師,生前不爭名爭利,不出風頭,不計得失,不擋后生的路,不給單位添任何麻煩。平凡到滾滾紅塵中幾乎看不到她的存在。只有當她遠去,我才發現,那是一個多么可敬可愛的老人,是一個如同親人般關心過我、幫助過我的師長。遺憾的是,我再也無法報答了!

    諶老師,一路走好!您一定是去天堂了。

    2012220日于武昌

    版權所有:華中師范大學音樂學院 技術支持

    宝贝开心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