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uctcl"></output>


  • <meter id="uctcl"></meter>
    <dl id="uctcl"></dl>
    <acronym id="uctcl"></acronym>
    加入收藏 | English

    懷念恩師—凌俐

    作者:管理員 時間:2012-04-06 點擊數:

    凌俐和諶老師鋼琴音樂會合影 作者單位:華中師范大學音樂學院鋼琴系 我自1990年進入華師音樂系學習并留校任教至今,與諶薇薇老師的師生情誼持續了二十年,老師傳授給我寶貴的專業知識,可貴的做人道理,使我受益終 ...

    凌俐和諶老師鋼琴音樂會合影

    作者單位:華中師范大學音樂學院鋼琴系

    我自1990年進入華師音樂系學習并留校任教至今,與諶薇薇老師的師生情誼持續了二十年,老師傳授給我寶貴的專業知識,可貴的做人道理,使我受益終生。而今恩師仙逝,我痛失良師益友,謹以此文寄托哀思。

    老師常常對我說:“我學鋼琴,苦了一輩子,不過苦中有樂。”的確,她們這代人學習鋼琴的條件是艱苦的。在我跟隨她學琴的那段時間能聽到的最好的就是武漢音樂學院請的蘇聯專家的講學和音樂會,而能請到華師音樂學院來講學的專家就更少了。我記得我剛入學不久,音樂請了武漢音樂學院張有成老師來講關于“如何練琴”的講座。雖然張老師比她年輕十幾歲,但她仍然坐在最前排,非常認真地記筆記。有一次聽完專家講課,她把記得密密麻麻的筆記本給我看,并說:“這些經驗現在我學習,今后還要傳授給你們。”

    我當老師后,常常會有問題向她求教。她就把她虛心求教的故事和心得講給我聽。我做學生時,她就常常去武漢音樂學院的一位老教授那兒聽課。她教導我不僅要虛心向優秀的同行求教,還要在言行上尊重他們,從而贏得對方的尊重。她認為只有善于學習,善于思考,同時勇于否定自己,才能不斷進步!

    在文革中,老師被冤打成右派,下放到農場,十年沒有練琴,經歷了常人無法想象的痛苦,在身為軍區軍樂隊指揮的丈夫的支持下,她頑強地挺了過來。文革后,她從《拜厄》開始練起,日日不間斷,終于恢復了彈奏能力,并先后在湖南師范大學、江漢大學成功舉辦了以貝多芬和肖邦為專題的學術講座,她為此精心準備數月,講座中她邊彈邊講,贏得了在場師生持久的掌聲。這在當時的環境下是極其難能可貴的!

    她任教于華師之后,于副教授職稱評定之時遭遇改革,硬條件之一是要求英語達到研究生英語的水平。她當時已經五十多歲了,這項條件對于她那個時代成長起來的老師來說是難以逾越的。她沒有服輸,硬是跟隨學校的研究生英語班學習了兩年之久,竟然考出了八十多分的好成績,達到了要求。退休以后,當她向我談及此事并告訴我每天仍早起堅持讀英語時,我著實倍感驚訝!

    她的老伴去世之后,她常常夜不能寐,鋼琴音樂和交響樂陪伴她渡過了一個個不眠之夜。她給我打電話說:“我常常聽看電臺,電視臺播出的音樂節目,感覺自己的耳朵還在不斷進步!”現在回想起來,這摯著的背后隱藏著多少不為人知的酸楚與苦痛呢?!

    我本科期間加上留校進修一年,一共師從諶老師學習了五年。她教學認真負責,樂譜上寫滿了筆記,有時整本書都做了筆記。所有這些,她都無私地提供給學生參考。我記得我的整本肖邦《練習曲》和巴赫《創意曲》的筆記都是從她那里得來的。我留校后,音樂學院在專業上慢慢發展起來,引進了一些專家學者進行講學,諶老師于其中穿針引線,積極主動推薦我出去學習進修,為我進修之行鋪路,在外進修之時我經常給老師打電話訴說喜怒哀樂,老師也一直鼓勵鞭策我不斷進取,進修回來之后,老師仍向我傳授教學經驗,她常常告訴我,先學做人再學彈琴,做為一名老師最重要的是要有人格魅力,她在教學中強調對手指基本功的訓練,認為一名教師要堅持練琴,在能力范圍內盡可能地給學生示范。她說:“我的知識死了帶不走,留在肚里不如把它留給你們,留給社會!”

    2007年中國鋼琴教育協會舉辦了第一屆全國高校教師教育(音樂學)鋼琴演奏邀請賽,我的師姐朱堅堅參加并獲獎,老師激動地給我打電話報喜,她說:“你也應該去參加。”2011年我參加第三屆獲獎,老師又高興地給堅堅打電話報喜。我和師姐都由衷地感到老師的欣慰,她是想把她對鋼琴的熱愛傳遞給學生,并讓我們把這份執著、這份追求延續下去!

    老師不僅無私地幫助我們這些學生,而且經常幫助一些需要幫助的人,甚至是陌生人。一次,她在報紙上看到漢口一戶人家生活貧困的消息,就專程跑到漢口為這戶人家送上慰問金。去年她還曾興奮地給我打電話,告訴我她多年前資助的一位清潔工專門找上門來,告訴她自己女兒成才,工作理想的好消息,在感激她的同時,也表示要像她幫助自己一樣去幫助別人。

    這樣的事例不勝枚舉。無論在人生的道路上遭受了多大的打擊,她善良的天性卻從未泯滅。退休后,她對我說:“我還能自食其力,不給組織上添麻煩。已經心滿意足了!”我感嘆一位經歷“文革”暴風驟雨的老人還有如此高的覺悟!正因為如此,她的老伴離世,她沒有通知自己的工作單位更沒有通知一個學生,而她本人的喪事也一切從簡,甚至沒有舉行告別儀式。

    老師出生于解放前,成長并成才于新中國成立時期,盛年時遭遇文化大革命,中晚年目睹了改革開放后中國的騰飛,一生歷經中國社會的變遷,老師的一生實際上就是新中國第一代鋼琴家音樂人的縮影,他們在艱難中前行求索,為現今中國鋼琴藝術的繁榮立下了汗馬功勞。

    去年年底我去看望她,她的精神較以往差了許多。她似乎預感到了什么,吃飯時,她不同以往地雙手合實,嘴里喃喃地說了許多祝福我的話語,最后眼淚竟流了出來,我心里隱隱感到不安。最后分別之時,她又不同尋常地擁抱了我,將她的臉蛋緊緊貼在我的臉蛋上說:“再見!” 我說:“我還要來看你的。”她微笑著向我招手說:“不用了!”。這是我們師生二十年來唯一一次親吻,沒想到竟成了永別!

    而今,不能忘卻的是老師漸行漸遠的背影,還有她的叮嚀;不能停止的是無盡的思念、思索與探尋。“熱愛音樂,熱愛生活,要用心、專心……”她留給我如此珍貴的財富,豐富著我的人生,我的心靈!

    版權所有:華中師范大學音樂學院 技術支持

    宝贝开心网